您的星星。

非正经写文。
另一个号的ID(以及微博ID):钟楼之上寂静无声,非正经cp会放在那边。

【扎主教】酒后NC-17(2)

然后莫扎特惊奇的看着科洛雷多慢慢的睁开了他的眸子,用平时那双总带着严厉的眼睛盯着莫扎特的,用一向非常严肃的语气说出了几乎算得上是撒娇的话。

"因为您是我的怪胎,莫扎特,"科洛雷多顿了顿(这让莫扎特咽了口口水),他的眼睛之中好像一点清醒的神色都没有,又好像是清醒的惊人,"您是我的莫扎特,独一无二的。我不能让您离开。"

莫扎特几乎要因为科洛雷多的这些话窒息了,谁能告诉他他现在在干什么,或者主教在干什么,或者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上帝啊,我从来不知道科洛雷多还能说出这样的话。莫扎特在心里面小小的惊呼了一下,他有些不知道自己现在应当做什么。也许他应该停下来,科洛雷多看起来好像是有点生气了,主教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在莫扎特看来几乎是要暴起摔凳子的表现了;但是他又停不下来,因为那个人就在他面前,那个他日思夜想想要接近的人就靠在他身上,没有对他怒吼,也没有赶他出门,甚至都没有因为自己在他脸颊上面的嘴唇说点别的东西。

这是莫扎特第一次在这种事情上面犹豫,他的手仍然还放在科洛雷多的腰上面,对方的肌肤的热度几乎要让自己融化。大主教像是羊毛一样柔软的铂金色头发蹭着莫扎特的脖子,他们的鼻息互相交融着把这一方的空气变得暧昧得不能让人容身。

科洛雷多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吻上来的。

科洛雷多喘息着,用他的牙齿咬上了莫扎特的嘴唇,让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感受到了他们口腔里面的血腥味。他们交换着气息,真正意义上的交换着。他们好像在玩一场你追我赶的游戏。科洛雷多的舌尖在莫扎特的唇齿之间缠绵,唾液混合着血液一同顺着两个人的嘴角滑落,像是掉进了无底深渊一般的掉落在阴暗的房间里面。

莫扎特永远不会做输的那一个,事实上也是如此。

科洛雷多挣扎着推开莫扎特的身体,与年轻人不能比的身体素质让他几乎要窒息在莫扎特的怀里,他剧烈的喘息着,向后靠了过去,但却挨到了沙龙年久失修的装着墙纸的墙壁,这让他的后背突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

有点肾虚,我吸个表哥吸个班回来再慢慢的…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