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星星。

非正经写文。
另一个号的ID(以及微博ID):钟楼之上寂静无声,非正经cp会放在那边。


作者:钟嫂
原作:音乐剧《伊丽莎白》
Cp:死神豆腐
分级:NC-17

警告:牢饭警告,源头是一些不可描述的脑洞,感谢套套老师和我一起不可描述的脑补。作者脑补的是麻袋死神/羊毛豆腐。设定是死神一般是以吃声音过活的,但是有的时候吃的方式有点污。有很多的情节改动。借用了之前在微博看到的“心中有自杀倾向的有趣灵魂才能看到死神”梗。 还有这个是mo上的无料,现在放出。

死神注意到鲁道夫皇太子并非偶然,来自鲁道夫母亲伊丽莎白的声音像是毒品一般蛊惑着死神的头脑。而鲁道夫,对于死神来讲便是无法拒绝的食物——无法拒绝的,拒绝便会令他无法生存的,可以维持他漫长生命的来源之一。
死神以声音为食。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但死神不老的生命的来源之一便是那些清亮的、无法让人拒绝的声音。鲁道夫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他看起来不像是皇太子,反而像是个革命者,有着自己的理想、不被皇宫的条条框框约束的自由的、敢于追求自身梦想的青年人(也许也就是这一点让他极像是他的母亲)。而鲁道夫的声音,死神觉得那就是他一生之中的最爱了。
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皇太子仍然是个小孩子,鲁道夫穿着整齐的制式服装,身体仅有五岁的他的眼睛里面却闪烁着成年人一样的黑暗的光彩。
一个有趣的灵魂。死神这么想,他看着那个孩子的手上拿着不应当存在的罪恶,他看着那个孩子被一步一步的逼向深渊。当鲁道夫从长满枯草的岩壁之上掉落下来的时候,便是死神真正出场的时刻了。
五岁的稚嫩幼童能够做些什么呢。能做很多,却也只能做那么多。心爱的猫咪在他的手下停止呼吸的时候,鲁道夫感觉到自己胸腔之中异样的跳动,跳得是那样的快而急促、毫无章法,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是被一双黑色的手掌握住了。只能感受到无尽的黑暗和眩晕。
也正是在这一片眩晕之中,死神出现了。他踏着死亡的阴霾走近鲁道夫的身边,用一双冰凉的不带温度的手捂住了孩童的心跳,让他的双眼看到比之前更多的东西——死亡、以及在死亡背后的出路。
黑色翅膀的天使在孩童身旁歌唱,死神降临世间,带来的不仅是死亡、也是预告。鲁道夫好像又听见自己耳边猫咪的哀嚎,就像是死前最后一丝气息消失的声音,然后他睁开眼——金发的死神就在他的身旁,用原本的样子接受着皇太子的审视。
“你是谁?”
鲁道夫的声音中小心翼翼而又透着谨慎,一切的教导都让他以为自己面前的人是个刺客,他颤抖着摸着自己枕头下面的枪支,小小的手掌上面都是汗水,而那双眼,那双眼紧紧地盯着死神的眸子,好像这样就能让这位不速之客远离自己的房间似的。
“我的朋友,您在召唤我。”这是多么美妙的声音啊。死神的大脑被种莫名的激动牵住了。如果他有灵魂,他想像自己的灵魂此时肯定也像是个饥渴的孩子,渴求声音、渴求属于人类的温暖、渴求自己面前的孩子的生命。
死神凑近鲁道夫,用永远都不可能温暖的手掌靠近他的心房,他的鼻尖在鲁道夫的脖颈处游荡,就像是只猎犬寻觅着自己的食物……
——
“鲁道夫,您在想什么?”清冷的声音从皇太子身后响起,被钳制住的双手没办法让他作出回应。也许是昨天向医官要的吗啡出了问题,也许是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像是少年时期那么的健壮,鲁道夫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失。死神的鼻尖在他的颈间游荡,就像二十多年前这名不速之客对他做的事情一样,只是这回,事态也许会更严重一点。
鲁道夫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正在被抽去什么东西,天赐给他的、他本身拥有的东西。不像是灵魂被抽离,因为皇太子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背后的死神解开衣领上的纽扣——他的双手已经不需要被什么东西牵制着了,他变得如此的困倦,甚至不能抬起自己的手臂让死神离开自己的身旁——也许皇子穿的衣服上面纽扣太多了,当他感觉到凉意的时候,他胸口的肌肤甚至还没有裸露出太多,就像是喝醉了酒自己解开的扣子一样。
死神用自己的舌头舔舐皇太子裸露出的肌肤,他吃的很饱,但经由身体接触带来的触感会让他感觉到更加的舒适,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他们在鲁道夫的床上,一个情妇也没有。死神不会允许自己在干这件事的时候身旁有任何人在,进食过程不能被任何人打扰,无论是哪一种,都应当是由他们两个人独自的、不被打扰的进行的。
死神爱听鲁道夫发出的呻吟声。(尽管鲁道夫不会轻易这么做。)
他把青年人放在他自己的床上,用自己的舌头抚慰他的精神。空气里面的凉气激得鲁道夫身上出现了一阵的鸡皮疙瘩,他打了个哆嗦,有些无力的躲避来自死神的亲吻以及舔舐。这对于他来说是个折磨,无法避免的、但却有又让他感到喜悦之中混杂着痛苦的折磨。
鲁道夫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脱净了。他自己也没察觉自己发出了多少声音,那些暧昧的、让人感觉到脸红的呻吟像是被困在房间里面,不断地击打房间的墙壁,经由硬质的物品反弹,又回到他的脑子里面。
“不,我的朋友,不……”
这一切都太过分了。
鲁道夫呻吟着,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逃离死神创造出的这一切,但是那根熟悉的手指让他不能再逃脱——冰凉的,让他感觉到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崩坏了的手指,此时就放在那个不应当承受如此折磨的地方。
按理说死神不应该学会这些,但是他的眼睛看过太多东西了,想看的不想看的,一切都会存在在他的记忆里面。“像是一张张照片。”死神有时候会这么和鲁道夫说,颤抖着的青年可能听不清他的话、又或者只是听清了又不想提问罢了。
死神看着鲁道夫,就像鲁道夫也看着他一样,清明的眼神对上浑浊的带有情欲的。如果死神有灵魂的话,那他们的灵魂此刻肯定在空气里碰撞了。他们互相激起对方的火花,一片平静的湖水被投进了一颗巨大的石头,泛起的涟漪以后不能用时间来让其静止。
“鲁道夫。”死神扶着他的腰,用轻柔的但是不可拒绝的态度挺进了青年人的身体,毫无润滑的肢体接触起来的感受是生涩不通的,他们像是被硬生生的拉到一起便开始摩擦的石头,无法减轻的剧痛让鲁道夫的眼角带上了一些来自生理上的无法避免的泪水。
上帝啊,我不想哭。
鲁道夫的手指没有地方放了,他像是之前一样的焦躁,无论他在做什么,无论他身处何方。疼痛焦虑的灵魂不能因为肉体的痛苦得到解脱。皇太子把手抬了起来,像是之前千万次做的一样开始啃噬自己的手指,好像这样就能让他放轻松似的。
死神在他的耳朵边上发出一声轻笑,他们像是在进行一场拉锯战,能够取胜的那个是他们中最冷静的那个——虽然这么看来,死神已经稳稳地获得胜利了,但他仍旧想要告诉鲁道夫自己的想法。
他凑到自己的朋友的耳边,鲁道夫的身躯因为这种姿势变得颤抖,他大口的吸进新鲜的气体、然后用自己的鼻子把体内过于炙热的气体呼出去。
不,不,不。皇太子在自己的心里面呻吟着。不要说话,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但这怎么可能呢。
火热的气息就在鲁道夫的耳边,死神在自己发出声音之前就吻上了他的耳垂,黏腻的水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就像是打翻在饭桌上面的牛奶,没人清理,留下的是些许的遗憾和——渴望。
“我的朋友。”死神轻轻地开口了。这几个字母很轻,但又很重,它们敲打在鲁道夫的耳膜上面,进入他的大脑里面搅了一圈,然后再轻巧的出来,拽出了一点鲁道夫自己封闭的灵魂。
泪水顺着脸颊流向鲁道夫的下巴,当那滴水珠马上就要在他的锁骨上面着陆的时候,死神开始动了。
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顺滑的接触面,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由痛苦变成欢愉的感受,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变得无法止住的眼泪。
“不,不,停下。”鲁道夫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他的声带被空气顶住了,他的喉咙是如此的哽咽,甚至不能再发出更多的声响。
喘息,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空气。终日不见阳光的白皙的皮肤上面落下了青紫的痕迹,疼痛,并且愉悦。
“不,我的朋友,我们还结束。”死神把鲁道夫抱起来,像是抱着个三四岁的孩子一样的姿势让皇太子的大腿牢牢的扣在死神的胳膊上面。鲁道夫感觉到一阵无法抑制的羞耻感,他想转过身推拒死神的动作,但是他无法抗拒自身的欲望。
他们喘息着,混杂的声音在室内变得混沌不清。
不到最后一刻,死神不会把他放下来的。他的欲望挺立着,但却无暇去照料,他的心脏像是要跳出喉咙,随着那频率变得有些异常。
马上,马上一切都要结束。他几乎要怒放,眼前闪过的光斑让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天堂。
柔软的丝质床单,背后的冰凉的拥抱。
“晚安,我的朋友。”
晚安。
死神走了,死亡的阴霾离他而去——暂时离他而去。


-End-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