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星星。

非正经写文。
另一个号的ID(以及微博ID):钟楼之上寂静无声,非正经cp会放在那边。

22粉点梗

很抱歉占了tag!
朋友们,我的粉丝终于有22个了!这么吉利的数字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发个点梗之类的po来庆祝一下。
可以点梗的cp有萨摩萨,死神豆腐,扎主教扎(这个可能写不好看),赫阿,还有一些邪教。我比较清水,所以写的可能也都是没有太多攻受倾向的无差……
如果没人点梗我就接着写萨莫萨的长篇了(透明写手的尊严。)
苍蝇搓手.JPG


作者:钟嫂
原作:音乐剧《伊丽莎白》
Cp:死神豆腐
分级:NC-17

警告:牢饭警告,源头是一些不可描述的脑洞,感谢套套老师和我一起不可描述的脑补。作者脑补的是麻袋死神/羊毛豆腐。设定是死神一般是以吃声音过活的,但是有的时候吃的方式有点污。有很多的情节改动。借用了之前在微博看到的“心中有自杀倾向的有趣灵魂才能看到死神”梗。 还有这个是mo上的无料,现在放出。

死神注意到鲁道夫皇太子并非偶然,来自鲁道夫母亲伊丽莎白的声音像是毒品一般蛊惑着死神的头脑。而鲁道夫,对于死神来讲便是无法拒绝的食物——无法拒绝的,拒绝便会令他无法生存的,可以维持他漫长生命的来源之一。
死神以声音为食。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谬,但死神不老的生命的来源之一便是那些清亮的、无法让人拒绝的声音。鲁道夫有一双清澈的眼睛,他看起来不像是皇太子,反而像是个革命者,有着自己的理想、不被皇宫的条条框框约束的自由的、敢于追求自身梦想的青年人(也许也就是这一点让他极像是他的母亲)。而鲁道夫的声音,死神觉得那就是他一生之中的最爱了。
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皇太子仍然是个小孩子,鲁道夫穿着整齐的制式服装,身体仅有五岁的他的眼睛里面却闪烁着成年人一样的黑暗的光彩。
一个有趣的灵魂。死神这么想,他看着那个孩子的手上拿着不应当存在的罪恶,他看着那个孩子被一步一步的逼向深渊。当鲁道夫从长满枯草的岩壁之上掉落下来的时候,便是死神真正出场的时刻了。
五岁的稚嫩幼童能够做些什么呢。能做很多,却也只能做那么多。心爱的猫咪在他的手下停止呼吸的时候,鲁道夫感觉到自己胸腔之中异样的跳动,跳得是那样的快而急促、毫无章法,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似乎是被一双黑色的手掌握住了。只能感受到无尽的黑暗和眩晕。
也正是在这一片眩晕之中,死神出现了。他踏着死亡的阴霾走近鲁道夫的身边,用一双冰凉的不带温度的手捂住了孩童的心跳,让他的双眼看到比之前更多的东西——死亡、以及在死亡背后的出路。
黑色翅膀的天使在孩童身旁歌唱,死神降临世间,带来的不仅是死亡、也是预告。鲁道夫好像又听见自己耳边猫咪的哀嚎,就像是死前最后一丝气息消失的声音,然后他睁开眼——金发的死神就在他的身旁,用原本的样子接受着皇太子的审视。
“你是谁?”
鲁道夫的声音中小心翼翼而又透着谨慎,一切的教导都让他以为自己面前的人是个刺客,他颤抖着摸着自己枕头下面的枪支,小小的手掌上面都是汗水,而那双眼,那双眼紧紧地盯着死神的眸子,好像这样就能让这位不速之客远离自己的房间似的。
“我的朋友,您在召唤我。”这是多么美妙的声音啊。死神的大脑被种莫名的激动牵住了。如果他有灵魂,他想像自己的灵魂此时肯定也像是个饥渴的孩子,渴求声音、渴求属于人类的温暖、渴求自己面前的孩子的生命。
死神凑近鲁道夫,用永远都不可能温暖的手掌靠近他的心房,他的鼻尖在鲁道夫的脖颈处游荡,就像是只猎犬寻觅着自己的食物……
——
“鲁道夫,您在想什么?”清冷的声音从皇太子身后响起,被钳制住的双手没办法让他作出回应。也许是昨天向医官要的吗啡出了问题,也许是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像是少年时期那么的健壮,鲁道夫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流失。死神的鼻尖在他的颈间游荡,就像二十多年前这名不速之客对他做的事情一样,只是这回,事态也许会更严重一点。
鲁道夫的大脑昏昏沉沉的,他感觉自己正在被抽去什么东西,天赐给他的、他本身拥有的东西。不像是灵魂被抽离,因为皇太子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正在被背后的死神解开衣领上的纽扣——他的双手已经不需要被什么东西牵制着了,他变得如此的困倦,甚至不能抬起自己的手臂让死神离开自己的身旁——也许皇子穿的衣服上面纽扣太多了,当他感觉到凉意的时候,他胸口的肌肤甚至还没有裸露出太多,就像是喝醉了酒自己解开的扣子一样。
死神用自己的舌头舔舐皇太子裸露出的肌肤,他吃的很饱,但经由身体接触带来的触感会让他感觉到更加的舒适,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他们在鲁道夫的床上,一个情妇也没有。死神不会允许自己在干这件事的时候身旁有任何人在,进食过程不能被任何人打扰,无论是哪一种,都应当是由他们两个人独自的、不被打扰的进行的。
死神爱听鲁道夫发出的呻吟声。(尽管鲁道夫不会轻易这么做。)
他把青年人放在他自己的床上,用自己的舌头抚慰他的精神。空气里面的凉气激得鲁道夫身上出现了一阵的鸡皮疙瘩,他打了个哆嗦,有些无力的躲避来自死神的亲吻以及舔舐。这对于他来说是个折磨,无法避免的、但却有又让他感到喜悦之中混杂着痛苦的折磨。
鲁道夫的衣服不知什么时候被脱净了。他自己也没察觉自己发出了多少声音,那些暧昧的、让人感觉到脸红的呻吟像是被困在房间里面,不断地击打房间的墙壁,经由硬质的物品反弹,又回到他的脑子里面。
“不,我的朋友,不……”
这一切都太过分了。
鲁道夫呻吟着,想尽一切办法想要逃离死神创造出的这一切,但是那根熟悉的手指让他不能再逃脱——冰凉的,让他感觉到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崩坏了的手指,此时就放在那个不应当承受如此折磨的地方。
按理说死神不应该学会这些,但是他的眼睛看过太多东西了,想看的不想看的,一切都会存在在他的记忆里面。“像是一张张照片。”死神有时候会这么和鲁道夫说,颤抖着的青年可能听不清他的话、又或者只是听清了又不想提问罢了。
死神看着鲁道夫,就像鲁道夫也看着他一样,清明的眼神对上浑浊的带有情欲的。如果死神有灵魂的话,那他们的灵魂此刻肯定在空气里碰撞了。他们互相激起对方的火花,一片平静的湖水被投进了一颗巨大的石头,泛起的涟漪以后不能用时间来让其静止。
“鲁道夫。”死神扶着他的腰,用轻柔的但是不可拒绝的态度挺进了青年人的身体,毫无润滑的肢体接触起来的感受是生涩不通的,他们像是被硬生生的拉到一起便开始摩擦的石头,无法减轻的剧痛让鲁道夫的眼角带上了一些来自生理上的无法避免的泪水。
上帝啊,我不想哭。
鲁道夫的手指没有地方放了,他像是之前一样的焦躁,无论他在做什么,无论他身处何方。疼痛焦虑的灵魂不能因为肉体的痛苦得到解脱。皇太子把手抬了起来,像是之前千万次做的一样开始啃噬自己的手指,好像这样就能让他放轻松似的。
死神在他的耳朵边上发出一声轻笑,他们像是在进行一场拉锯战,能够取胜的那个是他们中最冷静的那个——虽然这么看来,死神已经稳稳地获得胜利了,但他仍旧想要告诉鲁道夫自己的想法。
他凑到自己的朋友的耳边,鲁道夫的身躯因为这种姿势变得颤抖,他大口的吸进新鲜的气体、然后用自己的鼻子把体内过于炙热的气体呼出去。
不,不,不。皇太子在自己的心里面呻吟着。不要说话,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但这怎么可能呢。
火热的气息就在鲁道夫的耳边,死神在自己发出声音之前就吻上了他的耳垂,黏腻的水声在他的耳边响起,就像是打翻在饭桌上面的牛奶,没人清理,留下的是些许的遗憾和——渴望。
“我的朋友。”死神轻轻地开口了。这几个字母很轻,但又很重,它们敲打在鲁道夫的耳膜上面,进入他的大脑里面搅了一圈,然后再轻巧的出来,拽出了一点鲁道夫自己封闭的灵魂。
泪水顺着脸颊流向鲁道夫的下巴,当那滴水珠马上就要在他的锁骨上面着陆的时候,死神开始动了。
不知什么时候变得顺滑的接触面,不知道从何时开始由痛苦变成欢愉的感受,不知道从哪一刻开始变得无法止住的眼泪。
“不,不,停下。”鲁道夫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他的声带被空气顶住了,他的喉咙是如此的哽咽,甚至不能再发出更多的声响。
喘息,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空气。终日不见阳光的白皙的皮肤上面落下了青紫的痕迹,疼痛,并且愉悦。
“不,我的朋友,我们还结束。”死神把鲁道夫抱起来,像是抱着个三四岁的孩子一样的姿势让皇太子的大腿牢牢的扣在死神的胳膊上面。鲁道夫感觉到一阵无法抑制的羞耻感,他想转过身推拒死神的动作,但是他无法抗拒自身的欲望。
他们喘息着,混杂的声音在室内变得混沌不清。
不到最后一刻,死神不会把他放下来的。他的欲望挺立着,但却无暇去照料,他的心脏像是要跳出喉咙,随着那频率变得有些异常。
马上,马上一切都要结束。他几乎要怒放,眼前闪过的光斑让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天堂。
柔软的丝质床单,背后的冰凉的拥抱。
“晚安,我的朋友。”
晚安。
死神走了,死亡的阴霾离他而去——暂时离他而去。


-End-

刷首演刷到哭,他们太美好了。

以前截图的调色,官摄真的是宝藏。

【原创】陈先生(1)

陈先生是茶馆里面的常客了,单名一个一,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听听说书先生念念古文,听一会那种他听过几百遍的故事。他个文化人,曾经是个在私塾教书的先生,但是他偏不爱讲什么孔子孟子的,净教学生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什么西边来的话啊,什么自然科学啊。孩子们喜欢他,但是后来他还是因为被村里面那些怕他怪力乱神的村民们赶走了。

于是他就在这茶馆里扎了根。

说来也奇怪,像是他这样的文化人都会有点好听的名号,隔壁塾里面教书的那个青莲老先生,一把胡子都白成了雪花,每天说着之乎者也的道理,让孩子们在课上都能笑出声来。但是陈先生偏不和这些老夫子"同流合污",他就叫陈一,他自己给自己起的名,后来有人叫他先生也只是戏称,谁知道就被大家记住了呢。

陈先生的日常生活欢快极了,也不知道是谁让他能这么快活的,好像他自己从来也没个烦恼似的。他不缺钱,茶馆小妹里有个叫阿珂的,曾经看着他掂量着沉甸甸的钱袋子到处走。"他也不怕人偷了去!"阿珂妹子有时候有些大大咧咧,这些小事都从她嘴里秃噜出来了。不过看在这儿还算太平的份上,没人看上陈先生的钱袋子。

陈先生也不缺乐事。

茶馆建在街口,是个小二层,从二楼的窗户看出去,正好能看到来来往往的车流和人流。陈先生就抓着一把瓜子,靠在窗户边上,瞪着眼看着那群人,不时的因为某些小事笑得开了花。老板也是习惯了,不说他把瓜子皮儿撒得哪儿都是的错,而是特意给他搬了张桌子放在没人的窗户边上,好让他能好好看看。

人流之中经常能混着女学生,穿着漂亮的小皮鞋和改良旗袍,手里面搂着个小皮包或者挂着个布袋子,头发梳的漂漂亮亮的,三个五个的成群结伴的走过路口。陈先生看着这群女学生,有的时候就能说上一堆的话来。

"诶,您看看这些小姑娘们,一个个儿的可真精神!"

"那个梳小辫的,穿蓝色衣服的女孩,您看看她就能想起来我们之前说的那个女学士!她可厉害啦,比咱们这的青莲先生还要厉害几分呢。"

但是有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看着。

人们都想着,这陈先生是不是整天看一群女学生就能让自己满足了。

"不知羞!"阿珂妹子总能点到点上。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沈静翕:

受教了。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扎主教】一个假的肉视频+脑洞

这是一个假的肉视频。
极度ooc。
写文写不出瞎拼的。

莫扎特某天气冲冲的回来了,结果发现自己的亲亲主教竟然在角落里干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莫扎特这个火啊,冲过去就准备怼主教。结果主教一句,别生气了我给您摸胸肌,让莫扎特一下子就不火了。
然后他们就()了个爽。

这里也发一份

但是还是要点进微博看的,因为我弄不懂怎么在lof发视频😂😂

https://m.weibo.cn/5662170745/4094665462625287